張騫出西域

陳仁啟

         張騫於西漢武帝時先後兩次出使西域第一次於公元前一三八年出使大月氏¸第二次於公元前一一九年出使烏孫。由於他的出使乃是有史傳記載的第一次¸故司馬遷於《史記》中稱其為「鑿空」西域。

         所謂西域¸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廣義乃指今甘肅以西¸直通蔥嶺¸經印度、伊朗、阿拉伯半島¸直達裹海東岸。而狹義者¸則為玉門關和陽關以西¸直至蔥嶺以東一帶¸大約在現今新疆省全境。而張騫通西域已能越過蔥嶺¸其副使更去到安息、印度等地。故其所往之西域應為廣義的西域。

         張騫之出使西域¸其由來當緣於漢武帝之欲平 匈奴。匈奴為春秋時北狄系的一支¸其勢力在秦始皇時由其主冒頓單于所領導而大盛。曾經驅逐東胡於東海濱。且時常侵擾華境。漢初¸高祖討匈奴於平城¸大敗。並被困於白登。其後對匈奴行和親政策。及武帝登位¸欲一雪前恥¸痛擊匈奴。又聽有大月氏國¸本居於祁連山下¸後為匈奴所逐¸其王頭顱被匈奴人製成飲器¸意欲復仇。武帝遂命張騫出使結盟¸共擊匈奴。

        張騫於公元前一二八年出使。由長安至隴西¸入匈奴的勢力範圍¸為匈奴軍所捕¸被送入匈奴王庭。單于迫他取妻生子。張騫在匈奴生活十年餘¸後因匈奴內亂而逃跑¸帶同隨從堂邑父繼續西行。不久至大宛國¸由大宛王協助經康居而至大月氏。然大月氏自遷移新地後¸土地肥沃¸人民生活富足¸已無復仇之心。張騫遂離開大月氏¸經大夏¸走西域南路回國¸途中又被匈奴所捕¸留年餘後逃脫¸返回長安。此行共歷十三年¸武帝封他為太中大夫。張騫回國後¸隨衛青擊匈奴¸大勝¸被封為博望侯。其後又隨李廣出兵匈奴¸失利¸被取消封號。

         張騫出使西域時¸曾於大夏發現當地有蜀地的邛杖、蜀布。問其究竟¸得悉乃自身毒而來。遂疑身毒與蜀有通道¸而說武帝探西南夷通道。不果。但卻引起武帝遠征西南夷的興趣。第一次出使後¸也引起了漢室對通往西域交通的興趣。武帝於是派兵從匈奴手中奪回河西走廊並建立河西四郡¸分別是:武威、張掖、酒泉和敦煌。

         公元前一一九年¸武帝再派張騫出使烏孫¸期共擊匈奴而斷其右臂。張騫經河西走廊¸過西域北道至烏孫。但烏孫王年老¸國內且有動亂¸又怯於匈奴之威¸不答應聯盟。但派使者出使西漢。在此之時¸張騫派副使分別出使大宛、康居、大夏、大月氏、安息、身毒等國。


         張騫出使西域¸均未能達到預期目標¸但其意外收獲則相當豐富。蓋有以下各點:

         張騫通西域乃有史傳所載之第一次。他是首位架起中西交通橋樑的人物。西方歷史¸相當於中國秦代時¸亞歷山大大帝以馬其頓的大軍征服了希臘¸並驅軍至北非、波斯、而及印度河西岸。建立了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但亞力山大的壯舉止於印度而歿¸其國也分裂。但希臘文化已被及中亞。張騫出使西域¸遠至希臘化的大宛、康居等國。使世界兩十文明得以接觸。此為張騫的貢獻之一。 

         張騫此行也開發了絲綢之路。古絲路可分南北二道。北路在天山以南¸塔里木河以北。途經焉耆、龜茲、疏勒¸越d嶺至大宛、康居、烏孫等國。而南路則為塔里木河以南¸南山、崑崙山、以北之地。途經鄯善、于闐、莎車¸越b嶺至大月氏、大夏、遠及印度、安息、波斯等國。此二路均為張騫第一次開發。

         另外¸張騫使西域¸所經之地眾多¸均能探其風土人情¸地理風俗。回國後以其所見所聞一一道與武帝。而司馬遷則把這些資料記錄於《史記·大宛傳》中。這些資料對後世研究中外交通歷史作出重大的貢獻。為不著史的西域各國留下珍貴的史料。

         張騫出使西域¸得以於西域宣揚漢朝國威。西洋諸國紛紛來朝。使漢朝在西域的地位日升。漢宣帝時更設立西域都護府¸以鄭吉為第一任都護。在都護府範圍內¸建了不少烽火台、城晼B以作標示¸有助交通之便。而西域脫離匈奴的控制¸也使交通更為暢通。

         絲路暢通¸也方便了中西商品、文化的交流。例如張騫把大宛的名馬——汗血馬介紹到中國來。西方的其他物品¸例如葡萄、胡桃、胡瓜、石榴、琉璃、珠璣、琥珀、玳瑁等。文化藝術¸例如胡樂、雜技、幻術、羅馬希臘的繪畫雕刻等相繼傳入中國;而中國的物產¸例如絲綢。技術¸例如開「坎兒井」術、冶鐵術、農耕技術。文化藝術¸例如西漢的衣著、禮儀、宮廷設計等也都傳入西域。                                                             

         綜張騫出使西域¸乃出於政治、軍事和外交等目的¸然又得到了文化、經濟、交通等方面的意外收穫。

 

參考書目:

司馬遷(1996):《史記·大宛傳》,北京,中華書局。

方豪(1977):《中西交通史》,台北,華崗出版有限公司。

潘國基(1996):《秦漢史話》,北京,北京出版社。

錢棟祥、譚松壽(1979):《中國歷史地圖》,香港,現代教育研究社。

讀史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