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武松打虎

陳仁啟

 

<<水滸傳>>「景陽岡武松打虎」一節,成功地塑造武松的英雄形象。突出了武松的勇猛和神力,但同時又還武松一種人的真實的形象,而非平面的英雄。

 

作者首先用長篇的藝術鋪墊營造景陽岡中老虎的可怕。為準備過崗的武松開列種種規條。然後以武松的行為破了以上的規條,從而引導出武松執意上山的魯莽。但又從這魯莽中表出武松天不怕地不怕的鮮明形象。酒店的招旗寫著「三碗不過崗」。但武松卻吃了十五碗。破了第一規條。通過酒家的話指出崗上有一隻吊睛白額大虎,並開列了其餘的過崗條件:要結伙成隊才能過崗;於巳、午未三個時辰過崗,其餘寅亥六個時辰,不許過崗。但武松卻執意要單身,並於「未末申初時分」過崗。破了以上兩條規例。作者不但借酒家之口說出以上過崗的限制,而且又不厭其煩地通過刮去了皮的大樹上的兩行字及山神廟前的印信榜文再三重申過崗的規條,但武松仍然執意前往。之前武松以為沒有老虎,及至再三見到告示「方知端的有虎」,但他又想到「我回去時,須吃他恥笑,不是好漢,難以轉去」又說: 「怕甚麼鳥!且只顧上去,看怎地!」事到如今,事情已不可易轉,惟有勇往直前。有這種膽量又足見武松的英雄氣魄。

 

及至打虎一場,作者又用極細緻的筆觸描繪出來。首先是營造氣氛。這時的日色已是漸漸墜下去了,而武松的酒力正發作,走路踉踉蹌蹌。當武松正待要在青石上睡時,突然「發起一陣狂風」,作者更用一首七言絕詩形容這風的不尋常,再指出「世上雲生從龍,風生從虎」。老虎終於出現了。此時作者抓住各點重要的細節深入刻畫。老虎是又饑又渴的,而向武松撲過來。此時武松被嚇得「酒都做冷汗出了」。老虎用「撲、掀、剪」的功夫終不能擊倒武松。武松便用「盡平生氣力,只一棒從半空劈下來」。作者先不說一棒是否劈中老虎,且寫「只聽得一聲響,簌簌地將那樹連枝帶葉劈臉打將下來」使讀者感到緊張,到底這棒怎樣呢?原來不但不中,而且那棒折做兩截。這時「大蟲咆哮,性發起來,翻身又只一撲,撲將來而武松的唯一武器沒用了,可奈何﹖此時武松不但沒有餒氣,勇猛反加十倍。他手抓老虎用腳踼,用手打,使「那大蟲眼堙B口堙B耳朵堻ㄟn出鮮血來」然後作者用一篇古風總結武松打虎的經過。作者細緻地描寫打虎場面,攝去了讀者的各個感官、精神,使人感到既緊張又刺激。

 

作者又善用襯托的手法突出人物的形象。先用酒家的口說出老虎的利害: 「有隻吊睛白額大蟲,晚了出來傷人,壞了三二十條大漢性命。官司如今杖限打獵捕戶,擒捉發落。」後又用獵戶的口道出老虎的利害: 「如今景陽崗上有一隻極大的大蟲,夜夜出來傷人。只我們獵戶也折了七八個;過往客人,不記其數,都被這畜生吃了。本縣知縣著落當鄉里正和我們獵戶人等捕捉。那業畜勢大,難近得他,誰敢向前!我們為他正不知吃了多少限棒,只捉他不得。今夜又該我們兩個捕獵;和十數個鄉夫在此,上上下下放了窩弓藥箭等他。」可見那老虎殺人無數,即使是訓練有素的獵戶以眾人之力也敵不過這大老虎。然而武松竟然把這老虎打死,而且作者又讓武松在打虎的過程中失去唯一的武器-------梢棒,而惟有用赤手空拳打死老虎。這一強烈的對比,充份地表現出武松的勇武。

 

但作者又不把武松的英勇氣慨寫得完美無瑕而失其真。他塑造的武松並非獵戶口中所稱的「吃了忽律心,豹子肝,獅子腿,膽包著身軀」的神人,而是有血有肉。面對兇猛的老虎,武松也是和常人一樣會恐懼的。例如老虎初次撲向武松時,「武松被那一惊,酒都做冷汗出了」。又武松打死老虎後「便盡了氣力,手腳都疏軟了,動撣不得」武松又尋思:「倘或又跳出一隻大蟲來時,我卻怎地鬥得他過?」當扮作老虎的獵人出現時,武松道:「呵呀,我今番死也!性命罷了!」可見作者塑造武松的英勇形象時,也是注意到還武松真人真性的立體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