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孫悟空的「孝道」

陳仁啟

 

「孝道」在中國傳統社會堿O一個極其重要的道德範疇。是儒家思想中的重要理論基礎之一。自孔子以來的兩千多年,「孝道」深深地植根在每個中國人心中。但有違反此準則而行事者,即其行己成,而其心終有怏怏然。即其心無怏怏然,有是行而必為眾人,社會,以至後來人所唾棄。古人強調百行孝為先,「二十四孝」的出現,我們姑且勿論其真實性,其精神則在於強調孝道的重要<<西遊記>>成於明代,即其精神有超越時代,而孝道精神想必仍徘徊於吳承恩之腦海。他賦予孫悟空事唐三藏以「孝道」,是絕對可以理解的。但孫悟空是否全出於孝以事唐僧呢?是否還有其他因素促便孫悟空對唐僧勤謹呢?則尚可略作探討。

 

有學者指出(例如何錫章),孫悟空對唐三藏的絕對順服是孝道精神的發揮。而書中例子卻也不少。

 

有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唐僧的師父身份是孫悟空盡孝的對像。在第三十二回孫悟空派豬八戒巡山,但八戒不但沒有巡山,反而躲起睡了一覺。最後編謊言來蒙混過關。事情被孫悟空得知,悟空氣得想揍他一頓。這時,唐僧說:悟空說你編謊,我不信。今果如此,其實該打。--------但如今過山少人使喚,悟空,你且饒他,得過了山,再打罷。孫悟空馬上說:「古人云:『順父母言情,呼為大孝』師父說不打,我就且饒你」又第三十九回,孫悟空救了烏雞國王,國王向唐僧下跪謝恩。唐僧慌忙扶起並指應謝悟空而非自己。此時,悟空說:「師父說哪婺?常言道:家無二主。』你受他一拜兒不虧?」又第八十五回,八戒要到前面村莊討齋,悟空說:「兄第莫題。古書云:『父在,子不得自專』師父又在此,誰敢先去?」從以上例子可見,孫悟空事師為父,在言論之間盡顯孝道之心

 

而孝道的表現更在於行為的彰顯。有謂「父要子死,子不得不死」父權對子女的裁決是終極的。父親對子女有生殺予奪之權。無論對或錯,子女總要以父親的是為是,以父親的非為非,不能有半點違意。古有伯奇和申生以死盡孝的事,這都為歷代道學家所稱道。表現出恭順地服從師父的命令,以死盡孝,雖然沒有在孫悟空的身上發生,但絕對服從師父的錯誤懲罰則是可見的。例如第五十六回及五十七回,孫悟空誅殺了幾個盜賊,唐僧不能容忍,便念起<<緊箍兒咒>>。悟空雖又向唐僧保證:「向後再不敢行兇,一一受師父教誨,千萬還得我保你西天去也」但唐僧「又念了二十餘遍,把大聖咒倒在地,箍兒陷在肉埵酗@寸來深淺」更催悟空快走。並聲言:「遲了些兒,我又念真言。這番決不住口,把你腦槳都勒出來哩!」最後孫悟空只得離開。從這堨i見孫悟空對唐三藏的盡孝。

 

但是,我們是否可以以「盡孝」兩個字便能概括孫悟空對唐三藏的服從呢?顯然是不夠的。孫悟空大鬧天宮,闖下彌天大罪,最終被如來佛祖鎮於五指山下。在他的角度,也許認為已完蛋了。在五百年的困厄中,悟空對他的往事也許己有幾分悔疚之心。如果一旦有得到自由,脫罪重生的機會,他是不會輕易放過的。所以,在第八回,觀音到五指山探望他時,他便表白道:「如來哄了我,把我壓在此山,五百餘年了,不能展掙。萬望菩薩方便一二,救我老孫一救。」並且向觀音懺悔說:「我己知悔了。但願大慈悲指條門路,情願修行。」可見,此時孫悟空冀望能得到一「條門路」以洗前罪。而觀音則對他說:「聖經云:『口出其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你既有此心,待我到了東土大唐國尋一個取經的人來,教他救你。你可跟他做個徒弟,秉教伽持,入我佛門再修正果,如何?」此時孫悟空連聲答應。可見跟隨唐僧西天取經是孫悟空得以贖罪的唯一途徑。他一聽得觀音之言自然歡喜若狂。又第十回,孫悟空初見唐僧,述及過往的所作所為,並提及觀音指引一事。悟空說:「他勸我再莫行兇,歸依佛法,盡殷勤保護取經人,往西拜佛,功成後自有好處。故此晝夜提心,晨昏吊膽,只等師父來救我脫身。我願保你取經,與你做個徒弟。」因此,成為唐僧的徒弟,保送他取經是悟空唯一的出路。如果沒有唐僧,孫悟空不知尚要困在五指山多久。因此,我們可以說,孫悟空對唐僧的勤謹與絕對的服從不能只說是「孝道精神」,也可說是出於現實考慮--------為自己贖罪所作出的努力

 

<<西遊記>>一書中,我們不難找出孫悟空對唐僧的勤謹及絕對服從。而孫悟空也常常把「孝」掛在口邊以事唐僧。孝道思想在中國社會根深蒂固,<<西遊記>>的人物的思想中存有這種思想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在此我們更應該通盤打算,不能就此以「孝」便盡說孫悟空對唐僧的行為。在盡孝背後明顯還有現實的動機,就是取經的任務。孫悟空唯有通過取經才能得到贖罪,才能得成正果。正如沙僧在第五十七回對假孫悟空所說的:「自來沒有個『孫行者取經』之說。」孫悟空不能獨自取經,也便說明他不能獨自贖罪。能取得真經的只有唐僧,因此孫悟空也只能通過唐僧、幫助他取得真經才能得成正果。因此,孫悟空也必然要對唐僧絕對順服!

 

參考書目:

 

何錫章:<<神佛魔怪話西遊>>,武昌,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社,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