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說隋唐時期婦女的地位與宋以後的不同

陳仁啟

 

隋唐時期的婦女在家庭及社會的地位與宋以後的婦女有明顯的差異。這些差異涉及社會風氣及思想習慣等因素,以下略以說明。

 

社會方面,隋唐時代的婦女地位甚高。她們在各方面都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特別在政治方面。例如隋文帝的獨孤皇后,對隋文帝的施政有一定的影響。立太子之事,隋文帝要徵求獨孤皇后的意見。而唐朝的武則天君臨天下成為中國一代女皇帝。其後的韋后、安樂公主、太平公主,對於唐代政治的發展曾起過不少影響。概觀中國歷史,出現女子干政的事件以隋唐最多,也可見這時期女性的地位很高。但進入宋後,女子干政之事鮮有所聞,雖則蒙古入主中原有汗王貴由之母干政,清代有慈禧太后干政,但明顯這只是個別例子,而且她們也有共通的特點——均出於外族。

 

在日常生活中,隋唐時代的女性顯得活潑、奔放、開朗。她們不避嫌疑,可以無拘謹地與男性遊戲、遠足、暢飲。而她們的服飾衣著也不遮掩,特別是唐玄宗以後,婦女都靚妝露髻,甚至戎裝或女扮男裝。但宋代以後則漸趨保守,對婦女有「三步不出閨門」之說。元代又有婦人馬氏,乳部生瘍,因不欲給男子所見,終於因病而死。後人更稱讚其為節婦。可見保守思想非常濃厚。而纏足惡習的出現,更限制了女子的活動。

 

教育方面,隋唐及以前的女子仍能讀書識字,甚至宋代女子讀書仍大不乏人。例如歐陽修之母、岳飛之母能教子讀書,則她們必有一定的知識。又如一代女詞人李清照則不必多說了。唐人能教女學書學算,宋代司馬光也主張女子讀書識字,並以《論語》、《孝經》、《列女傳》、《女誡》等書為教科書。但元明之後則漸禁女子讀書。到清代「女子無才便是德」更成為了理所當然的風習。

 

婚姻方面,隋唐時代的婦人能獨立自主,甚至丈夫也要懼怕她們,絕非丈夫的附庸。隋文帝便是懼妻之人。史書載文帝的子女全出於獨孤后。獨孤后御夫甚嚴,以至文帝不敢另立妃嬪。至於唐高宗、唐中宗等更是唯其妻武則天、韋后是從。朝中官員,懼妻者也大有人在。至於離婚或改嫁,無論在朝中還是在民間都相當自由。如唐公主有五嫁者,則二嫁三嫁也屬平凡之事。及至宋代也並非是急轉直下。婦人每能操管家務財政,丈夫也往往要唯命是從。例如歐陽修「平生不事產,事決於夫人,率皆有法。」宋代大臣如王旦、沈括者也皆「懼內」。而離婚在宋代也仍屬普遍之事。如范仲淹母親謝氏、岳飛前妻劉氏、詞人李清照等都曾改嫁。而王安石更有因兒子亡而請兒媳改嫁之事。甚至有同母異父的兄弟爭葬其母,而後皇帝為其葬母的事,可見宋代人對婦人改嫁並未視為不守婦道。但是到了元明清之後,女子守節便成了理所當然之事。例如元未名將潘元紹在降明以前,堅持要求他的七個妻子發誓自盡。社會對於女子為亡夫守烈之事的要求越來越緊迫。明太祖起,政府為貞婦建牌坊,以表褒揚,而「節婦」的出現,也可使整個家族的社會地位提升。及至清代,甚至有未婚夫死,而婦人聞訃自盡或哭至其家守節者,均得到社會的讚揚。宋儒稱「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原本只指普遍人之行為節義,及到南宋後,這「」己漸漸轉化為婦人之貞節。這句話也成為了禁錮數百年來中國婦女自由的無形枷鎖。

 

為甚麼隋唐社會和宋元明清社會,對婦女地位的看法會如此不同呢﹖這涉及到時代思潮及其社會背景等因素。

 

隋唐之時,正值南北朝大分裂之後的大一統。北方經過胡族的統治,而南方也漸漸得到開發,形成了民族大融和的局面。因此,隋唐時代人們的思想顯得活潑而且富生命力,也不頑固。而胡族婦人的地位普遍都很高,更有不少以女主為統治者的族群,因此隋唐婦女的地位也得以提高。而且隋唐的統治者直接來自北朝,所受胡風甚深。如隋文帝楊堅一族母系大部分是胡人;而唐高祖李淵的母親是楊堅的皇后鮮卑人獨孤氏的妹妹;至於唐太宗李世民的妻子長孫氏也是鮮卑人。而就大臣的出身而言,也大不乏有外族血統的人。如李白出生於中亞碎葉城,其先可能是胡人;白居易的祖先也是胡人;至於元稹,就其姓可知原出鮮卑拓拔氏,故其祖先也是胡人。至於安史之亂的發源地——河溯三鎮,所受胡風之深,均可見唐代社會風俗之異於前代。由於胡人重視女性,因此,唐代女性的地位也隨著提高。但進入宋代之後,有鑑於五代亂局,提倡重文政策,以至矯枉過正,文弱之風盛行,男子豪氣不在,活力也大減,因而產生自卑之心,對於婦女的地位也漸漸加以抑制。至元明清後,這種趨勢越演越烈,而女性地位也漸漸下降。

 

另一原因是隋唐之世,傳統的儒學式微,「夫為妻網」的思想不受重視,而道家之自由精生、佛家之眾生平等等思想則影響著整個時代。因此,婦女地位也減少了被壓低的機會。進入宋代,理學興起,男女之防漸嚴,但當時理學仍是草創階段,因此對婦女思想之禁錮仍不太明顯。及至南宋,朱子之學興,要求女子守節之事開始增加。元代,定朱子之學於一尊,明清也以元代為例,以朱子所注之四書五經為取士的要典。從南宋起對女之禁防也漸嚴,以至殭化,這實為理學定於一尊之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