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水滸傳>>中梁山兄弟的情誼

陳仁啟

 

<<水滸傳>>中的梁山兄弟的情誼,充份地表現在「義這個字上面。這個「義」是「哥們義氣」,也就是「為朋友兩脅插力」。在書中到處可見。

 

例如少華山盜陳達為史進所獲,其黨朱武、楊春竟然要求一徑就死。史進大為感動,不但放了陳達而且還招待他們大吃一頓。事情的完滿結束,便是「義」在起作用。又例如武松為施恩奪快活林酒店,與蔣門神撕殺。而施恩也為搭救武松,三入死囚牢,也是出於「義」的舉動。而魯智深在菜園舞鐵禪杖,得林沖喝采,引為知己。其後,林沖為高俅陷害,魯智深大鬧野豬林,救出林沖,並一路上暗中保護,直至滄州。二人最後相攜落草, 「義」氣十足。書中所表現出的兄弟情誼,例子還有很多。例如石秀為楊雄拳打張保;宋江私漏消息放走晁蓋;戴宗、李逵為救宋江而劫法場等等,不一而足。甚至上了梁山後,一人有難,眾人更不惜大動干戈,如打高唐,鬧華州,智取大名府等,便是為了解救梁山兄弟而起的。「義」字當頭,梁山好漢不惜為兄弟而亡。縱使武松、魯智深、李逵極力反對招安,但為了對宋江承受「義」的責任,也放棄了自己的堅持。李逵甚至平靜地接受了宋江為他安排下的毒酒。

 

不過,這種兄弟的情誼,只適合於情投意合的兄弟之間。而這兄弟也並不指血緣上的兄弟,而是朋友間的「稱兄道弟」。例如李逵對其兄李達的情誼便遠遠比不上對宋江的情誼。這顯而易見,李逵可為宋江死,但對其兄雖有敬愛之心,卻少了坦諴相待的情誼,最終李達甚至要報官擒拿李逵。

 

梁山兄弟的情誼,源於他們的流氓身份。雖然他們出身各異,有的是小吏如宋江;有的是小偷,如時遷;有的是殺人犯如魯智深;也有的是名臣武將,如林沖、呼廷灼、關勝等;甚至有的是金枝玉葉,如柴進。可謂來自五湖四海,各個階層。但他們均有共同特徵,便是為世所迫,不能在正常的社會中立足。他們既得不到社會的法律保障,也得不到宗族力量的庇陰,可謂是被排除於國法之外而成為化外之民。為求生存,為求自身的安全,兄弟之間的情誼勝於一切。他們既然處於孤立無援的境地,那麼,兄弟之間的「義」便是確保他們得以生存的一切。為此, 「義」成為了梁山好漢們最崇高的道德準則。

 

但這種「義」強調功利性多於強調是與非。當「義」與「是非」有重疊時,當然便顯出了「義」的「是非」意義,例如魯智深大鬧野豬林救林沖的「義」,便有「是非」性,因他是為了解除高俅(奸人)的陷害。又例如石秀拳助楊雄打張保也有「是非」性,因為張保是以無賴的行徑對待楊雄。但更多的是沒有是非的「義」。例如施恩開黑店,收妓女的買路錢, ,而武松並沒有顧及「是非」之「義」而為施恩對付蔣門神;而晁蓋劫生辰岡,至使楊志無路可走,但宋江得知官府尋捕晁蓋時卻私自放之。再如賣人肉包子的張青夫婦、強取民女的周通、取人心肝下酒的燕順、在江上劫財害命的張橫,他們也都講義氣,但他們的行徑總不會得到人們的贊同吧!可見我們對梁山好漢們的兄弟情誼------「義」要有一清楚的認識。

 

參考書目:

 

任大惠:<<水滸大觀>> ,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8。

張國光,佘大平主編: <<水滸爭鳴․第六輯>> , 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2001。

佘大平:<<草莽龍蛇話水滸>> ,武昌,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社 ,1994。

薩孟武: <<水滸傳與中國社會>>, 台北 ,三民書局,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