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羲的君臣論

陳仁啟

 

先秦儒家對君臣關係有較開放的認識。孔子曾說﹕「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也就是說,作為臣子的並非是君主的奴才,臣對君的忠要建基在君對臣的禮上。這是相對的關係,而非絕對的關係。孟子更進一步指出﹕「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心腹;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因此,他稱讚周武王以臣子身份消滅暴虐的商紂,並說﹕「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但到了秦漢,中央集權政治興起,再加上法家君尊臣卑,陰陽家扶陽抑陰的影響,「君為臣綱」的思想開始出現。臣子成為君主的奴隸、君主勞役臣下成為了理所當然的真理,而無人加以挑戰。黃宗羲遠繼先秦儒家君臣關係的精神,在《明夷待訪錄》一書中進一步指出君臣乃師友關係,君與臣又如「共曳木之人」,「臣之與君名異而實同也。」

 

    黃宗羲闡明君主的源起乃在於為天下人興公利除公害。他說﹕「有人出,不以一己之利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為害,而使天下釋其害。」(原君)至於臣的位置,黃宗羲指出,因為天下太大,不是君主一人所能管治得了的,因此便有大臣來一起扶助管治,其目的均是為天下、為人民謀幸福。他說﹕「故我之出為仕也,為天下,非為君也;為萬民,非為一姓也。」(原臣)因此,君與臣應該是一種合作的關係,名稱雖然不同,但是維護人民福祉,為人民服務則是一樣的。既然如此,則無所謂君尊臣卑,「君為臣綱」了。而且,君臣的名份,是大家為了天下做事而有的,如果「吾無天下之責,則吾在君為路人。」(原臣)可見君臣關係是建築在合作之上的,一旦沒有合作關係,或者合作關係完結,君臣關係也停止了。

 

    黃宗羲批評後世的人不明白君臣關係的本來意義,而以為臣是專為君而設的。並錯誤地把二者合作管治天下解作為「君分吾以天下而後治之,君授吾以人民而後牧之。」(原臣)把天下的人民視為君主的私產。正因為後世之人以「君為主,以天下為客。」(原君)把天下當作君主的私產,而弄致人民生命塗炭,民不寥生。他指出後世之君「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原君)而那些作為臣子的還以一家一姓為視聽,講求管治時不是因為民生憔悴、四方勞擾而講,而是恐怕民生憔悴、四方勞擾這種現象會危及君主的管治才講,如果那些現象不危及君主的管治,連忠臣也視為微不足道的問題而不加理會。黃宗羲總結歷史經驗指出,天下之治亂是在於人民的憂樂,而不在於一家一姓的興亡。那些「輔君而興,從君而亡」(原臣)的臣子,如果輕視人民生活於水火之中,那也是違反作為人臣之道的。

 

    黃宗羲再批評後世的「小儒」只懂得不斷地強調所謂「君臣之義無所逃於天地之間。」(原君)連那些暴君如夏桀、商紂都說是不當誅,當湯武革命之時又編造出伯夷、叔齊的故事。這種做法真是把兆萬人民的生命看作和腐鼠沒有分別了。而且又製造輿論,把君主比作父,比作天,無非是為了「禁人之窺伺者」(原君)。孟子有人本思想,明太祖便把他的言論廢而不立,黃宗羲指出,這都是「小儒」的所作所為。

 

君主既「不以天下萬民為事」(原臣),而以天下為私產,他們所求的人也只是一些為他們「奔走服役之人」(原臣),這些人一旦免於寒餓,便對君主感激其知遇之恩,作為君主的奴僕,也心甘情願,根本不去理會為人臣者應得之禮。更有甚者是極盡嫍媚之能事,「視於無形,聽於無聲,以事其君」(原臣)盡量測度君主的心意以滿足君主的私欲。黃宗羲指出這不是大臣之道,而是「宦官宮妾之心。」(原臣)他嚴正指出,如果君主不以萬民起見,即使「以形聲強我,未之敢從」,「立身於其朝,未之敢許。」這真是對歷代所謂事君之道的嚴正提醒。明清之世正是君主權力極度澎漲之時。漢唐人臣尚能坐而論道,到了宋代,便要站著應答了。及至明代,太祖廢丞相而直接統領六部,凡天下事皆一人獨斷,權力至極矣,更加之廷杖極侮辱臣下之能事,所謂「君使臣以禮」已蕩然無存,為人臣者已為君之奴、君之卑,在君之前無復尊嚴了。因此黃宗羲的言論在當時真可謂驚天動地,還臣者以尊嚴。

 

黃宗羲把君臣合作比喻作拉木。需要「前者唱邪,後者唱許」(原臣)互相合作。如果在後面的人不抓緊繩索,不腳踏實地,只在傍邊歡笑,討好前面的人,那麼拉木的工事便不能完成了。他又指出,如果為臣者「出而仕於君也,不以天下為事,則君之僕妾也;以天下為事,則君之師友也。」因此做大臣要以天下萬民的福祉作為最大的考慮。君臣是師友關係,臣非君之僕妾。在這裡,黃宗羲所強調的是﹕君主的出現是為了服務人民,為人民興利除害。由於個人力量的有限,便出現了臣來輔助君主,君臣關係便是這樣建立的。如果「君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原君),那麼君便是「天下之大害者」(原君)。如果大臣不問「四方之勞擾,民生之憔悴」而獨「以君之一身一姓起見,君有無形無聲之嗜慾,吾從而視之聽之」(原臣),則是宦官宮妾了。在此黃宗羲確切地指出君臣的正確關係,還孔孟先儒的正道。他以傳統的民本思想,在中國歷史極度專制的時代,發展出民主的啟蒙思想,這正是黃宗羲的獨到之處。

 

參考書目﹕

陳冬民編著﹕《明夷待訪錄——報國無門的諍言》,沈陽﹕春風文藝出版社,1993

李書增等著﹕《中國明哲學》,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2

侯外廬主編﹕《中國思想通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

朱葵菊著﹕《中國歷代思想史•清代卷》,台北﹕文津出版社,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