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與《皇朝經世文編》

陳仁啟

 

魏源承林則徐之囑撰《海國圖志》,於一八四一年動筆,次年撰成五十卷本。一八四七年完成六十卷本,一八五二年輯錄徐繼畬《瀛寰志略》及其他所獲撰成一百卷本。其材料來源有六﹕一、《四洲志》及其他西人史地著作;二、西方圖表報紙;三、實際訪問;四、中國歷代史志;五、明以來島志及其他華人著述;六、張穆從《永樂大典》畫出元經世大典西北地圖。全書內容包括﹕歷史、地理、民族、宗教、民俗、藝術、曆法、政治、經濟、教育、文物、軍事、外交、交通、貿易、科技等,是中國第一部世界知識百科全書,對近代中國起了巨大的啟發和影響。

 

《海國圖志》在中國面對西方列強侵略與內部弊政叢生等內外交熾的危機時出現。是當時第一部為解決恆古未有之危難,並為國家未來前途如何走向富強首先提出了一套解決方法的偉大著作。它的出現為同時代和後來關心國家前途的中國知識份子提供了一個共同的基礎和共同的方向。是十九世紀六十年代洋務運動的啟導者,也是稍反推行西學與西政的奠基者。魏源於《海國圖志》卷首開宗明義說﹕「是書何以作﹖曰﹕為以夷攻夷而作,為以夷款夷而作,為師夷長技以制夷而作。」魏源認為﹕「夷之長技者有三﹕一戰艦、二火器、三養兵練兵之法。」又說﹕「今西洋器械,風力、水力,奪造化,通神明,無非竭耳目心思之力,以前民用。因其所長而用之,即因其所長而制之。」因此他主張開局設廠,生產兵器、訓練能操作近代武器的人材。而這種「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思想正為洋務運動所繼承。魏源又指出改革內政比馭夷更為重要。他說﹕「明臣有言﹕欲平海上之倭患,先平人心之積患。人心之積患如之何﹖非水、非火、非刃、非金、非沿海之奸民,非吸煙販煙之莠民……去偽,去飾,去畏難,去養癱,去營窟,則人心之寐患祛其一。以實事程實功,以實功程實事。艾三年而蓄之,罔臨淵而結之。勿馮河,勿畫餅,則人材之虛患祛其二。寐患去而天日昌,虛患去而風雷行。」這種變革思想對日後的維新運動不無影響。所以王韜說﹕「近來談海外掌故者,當以……魏默深司馬之《海國圖志》為篙矢,後來作者弗可及也。」而康有為也將《海國圖志》作為講西學的基礎。

 

《海國圖志》記載世界史知識相當豐富,在當時可說是空前的。但它的意義不只在於知識的豐富,更重要的是它所展現出的新的世界觀。從此粉碎了中國兩千多年來天朝型的封閉心態。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所面對的是來自歐洲的殖民者的威脅。這些「夷人」與古代來自北方的侵略者不同,他們有高度的文化,再不是「天朝」的化外之民。但中國傳統史志記載歐洲的事物甚少,猶其是近世歐洲列強史事,記載更缺。鴉片戰爭前,中國人自撰有關這方面的史書,較可信的只有陳倫炯的《海國聞見錄》、王大海的《海島逸志》、謝清高的《海錄》等,其後徐繼畬撰成《瀛寰志略》,但對國人了解西歐列強並未掀起根本性的認識,這點由《海國圖志》完成了。其中中國所面對的最大敵人是來自西歐的英國。對此,魏源在書中有大篇幅的反映。他指出﹕「志西洋所以志英吉列也」,因為「繞地球一周皆有英夷市埠,則籌夷必悉地球全形,故觀圖但觀英夷本國之圖,非知考圖者也,讀志而但閱英吉列本國數卷,非善讀志者也。」這種對世界局勢的刻了解已非鴉片戰爭前士大夫之所能及,而其影響則及於後世。中國人從此知道天下之大非獨中土,世界之強並非天朝。

 

在此順便一提的是《海國圖志》對後世的啟發與影響,非獨於中國,而及於日本。此書於道光三十年(一八五零年)傳到日本,引起日本士人的廣泛興趣,開擴了他們的視野,對該國的明治維新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皇朝經世文編》由賀長齡主持,實際編輯者是魏源。共一百二十卷,從七百餘家清人奏議、文集中選錄有關經世至用的文章共二千二百三十六篇,時間起自清初,止於道光三年。分學術、治體、吏政、戶政、禮政、兵政、刑政、工政八類。於道光六年成書,次年刊行。是書對後世影響甚巨,俞樾說﹕「數十年來,風行海內,凡講求經濟者,無不奉此書為矩矱,幾於家有其書。」陳邦瑞也說﹕「《經世文編》,都人士莫不家置一編,更覺洛陽紙貴矣。」此書影響至少可分兩方面﹕

 

首先是對同類書的影響。《皇朝經世文編》問世後,到一九一三年為止,以「經世」為同類的文編有十八種,不以經世為名,而性質相同者也有多種。從時代的分佈上,以「經世」為名而刊行於十九世紀之內者有九種,其中四十年代一種,八十年代三種,九十年代五種。自維新運動起,經世之文大增,單戊戌變法前一年就刊行四種。其餘在一九零一至一九零二年間又增至八種,最後是刊於一九一三年的《民國經世文編》。其重要續編分列如下﹕

一、《皇朝經世文編補》一百二十卷,張鵬飛輯;

二、《皇朝經世文編續集》一百零四卷,饒玉成輯;

三、《皇朝經世文續編》一百三十卷,葛士濬輯;

四、《皇朝經世文續編》一百三十卷,盛康輯;

五、《皇朝經世文三編》八十卷,陳忠倚輯;

六、《皇朝經世文三編》四十卷八,三畫堂主人輯;

七、《時務經世分類文編》三十二卷求是齋主人輯;

八、《皇朝經世文新編》二十一卷,麥仲華輯;

九、《皇朝經世文統編》一百零七卷,邵之棠輯;

十、《皇朝經濟文編》一百二十八卷,求自強齋主人輯;

十一、《增輯經世文統編》一百二十卷,編輯人不詳;

十二、《皇朝經濟文新編》六十二卷,宜今堂主人輯;

十三、《皇朝經世文四編》五十二卷,何良楝輯;

十四、《皇朝經世文新編續集》二十一卷,甘韓輯;

十五、《皇朝蓄艾文編》八十卷,于寶軒輯。

後來的經世文編,在體例上大都沿魏源的典範,不過也有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有所更新。如葛士濬輯和盛康分別輯的《皇朝經世文續編》便增加了「洋務」之部;而陳忠倚輯的《皇朝經世文三編》則刪去儒行、宗法、禮論、婚禮、喪禮、服制、祭禮等項,而增加了測算、格致、化學、礦務等。到麥仲華輯的《皇朝經世文新編》更打破了依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分門別類的體例,內容加入宣揚維新變法、外人著作和介紹泰西史地新知。

 

另外是對當世之務的影響。對於這方面,孟森說﹕「至道光時,則時事之接觸,切身之患,不得不言有三端﹕曰鹽,曰河,曰漕,議論蠡起,當時亦竟有彙而刻之以傳世者,賀長齡之《經世文編》是也……鹽、漕、河三事,能文績學之士皆有論述,而當事之臣採用之,朝廷聽納之,頗有改革。」據魏秀梅的研究,當時封疆大吏陶澍在鹽、漕、河三事方面甚有貢獻,把《皇朝經世文編》敘文中「善言心者必有驗於事,……善言人者必有資於法」的原則變成事實。劉廣京也認為賀長齡、魏源等人求效驗的思想,對咸豐、同治兩朝平內亂兼圖自強的政策,有很大的影響。

 

參考書目﹕

韋政通﹕《中國十九世紀思想史》,臺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1

張灝等著﹕《近代中國思想人物論------晚清思想》,臺北,時報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1982

李澤厚著﹕《中國近代思想史論》,天津,天津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3

胡維革著﹕《中國近代思潮研究》,吉林,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4

李春光著﹕《清代學人》,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2001

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編輯委員會﹕《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