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憲成與高攀龍------東林黨思想

陳仁啟

 

東林黨是明代晚期以江南士大夫為中心的政治集團。顧憲成於萬曆二十二年因推閣臣事與神宗及權臣抵牾,被革職為民。回鄉後,他於萬曆十三年修復宋代楊時講學的東林書院。與高攀龍、錢一本、薛敷教、史孟麟、于孔兼、及其弟顧允成等人,講學其中。他們一面批駁王學末流,倡實學思想,一面議論朝政、栽量人物。引起在朝在野的正直人士互相呼應。與其他在朝官員相抗爭,形成黨爭的局面。萬曆三十八年,因李三才事件,東林學派被冠以「黨」的惡名。天啟年間,宦官魏忠賢擅權。朝中齊、楚、浙諸黨依附之被稱為「閹黨」以對抗朝中正直之士。閹黨王紹徽等人擬制《東林點將錄》,黨爭越演越烈。

 

東林黨興起及發展的背景與明末的政治、社會、學術的問題有直接關係。首先是吏部與內閣對人事安排的爭執形成長期黨爭的導火線。而萬曆皇帝長期不上朝也形成政治局面的混亂。稅監橫行地方也為社會造成對朝政的不滿。另外東南地方經濟的發展,孕育了資本主義的盟芽,新與的手工業及商業經營者要求更自由的生產空間,而向傳統的封建制度提出挑戰。這批人正是東林黨的有力支持者。而王學末流「束書不觀遊談無根」的流弊風行學術界,使有志於世道的士人提出改革,倡導務實,而東林黨人當之。

 

高攀龍於萬曆二十四年居家不仕近三十年,與顧憲成於東林書院講學。二人的思想正代表東林學派的學風。

 

顧憲成的思想充分地表現出「志在世道」的務實精神。他評論朱熹和王陽明的學說時指出﹕「以考亭為宗,其弊也拘。以姚江為宗,其弊也蕩。……與其蕩也寧拘。」可見他目睹王學末流的空疏對當時學術及社會的嚴重禍害,雖然明白朱學有「桎梏於訓詁辭章」的弊端也要以其治王學末流「率天下而歸於一無所事事。」的現象。

 

他提倡講、習合一。指出「講以講乎習之事,習以習乎講之理。」希望把學術交流與社會現實問題緊密結合起來。他認為學者所講的都應該是「日用常行,須臾不可離之事」,「皆愚夫愚婦之所共能」。他通過集體的講學活動,看到了群的作用。他指出﹕「群一鄉之善士講習,即一鄉之善皆收而為吾之善,而精神充滿乎一鄉矣; 群一國之善士講習,即一國之善皆收而為吾之善,而精神充滿乎一國矣; 群天下之善士講習,即天下之善皆收而為吾善,而精神充滿乎天下矣。」

 

顧憲成批駁「無善無惡是心之體」。他指出,無惡即善,無善即惡,因此性無善無惡是說不通的。而且四無說為上根人立教,四有說為中根以下人立教是把有與無分為二,結果「離有而無」,而墮入空虛,使人不屑為善。會助長「鄉願」惡習、「埋沒君子,出脫小人」。「無善無惡」之說必然會導至「空」與「混」的結果。他指出四句教出於佛道而非儒家。

 

顧憲成提倡「學」與「慮」、「悟」與「行」相結合。他認為人們要得到知識,便要勤奮好學。否認有「不思而得」、「不勉而中」的聖人的存在。他又認為「悟」不是憑「空」而悟,而是必須與「行」相結合、相始終的。

 

黃宗羲說﹕「東林之學,涇陽導其源,景逸始入細。」高攀龍的學說是東林學派的代表學說,他在明末學術界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與顧憲成並駕齊驅。高攀龍主張「躬行實踐」、「貴實行」。

 

在理與氣的問題上,高攀龍認為「理」是宇宙萬物的本源,而天地萬物的生成材料則是「氣」。又說﹕「天地間充塞無間者,惟氣而已。在天則為氣,在人則為心。」因此他把「心」與「氣」視為一物,而「天」也是物質的而非具人格神的天。

 

高攀龍又論及「格物致知」。他強調格物的對象不單是人倫道德,還包括廣闊的自然界。認為只要人們去努力探索客觀事物,天下事物是終究會被人們所認識的。他又說「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致知格物,無先後之可言。」「格物是隨事精察,物格是一以貫之。」「格物越博,則歸本越約,明則誠也。」而格物的主要對象是「至善」。「至善」為窮理之本體。因此他又提出「本體」與「工夫」的關係。他說‘「以本體為工夫,以工夫為本體,不識本體皆差工夫也,不做工夫皆假本體也。

 

對於人性的問題高攀龍主張「以善為宗」。他說﹕「性者學之原也。知性善然後可言學。」又說﹕「性者何﹖天理也。天理者,天然自有之理。非人所為。如五德五常之類,生民欲須臾離之不得。」他把性的地位抬得很高﹕「善者,性也。無善是無性也。」

 

道德修養方面,他倡「復性」說。認為﹕「聖人之學,復其性而已。」而復性的方法是要從「格物」入手。他說﹕「由格物而入者,其學實;其明也,即心即性。不由格物而入者,其學虛;其明也,是心非性。」又提倡修悟並重說。他把「靜坐」與「讀書」分別作為悟、修的兩種具體方法,主張兩者並重。半日靜坐,半日讀書。並統一於「敬」字﹕「性以敬知,性以敬復,性以敬盡,只一敬而已。讀書窮此者也;靜坐體此者也。」他特別強調「躬行實踐」。他說﹕「學問必須躬行實踐,方有益。」他強調﹕「居廟堂之上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此士大夫實念也。居廟堂之上,無事不為吾君,處江湖之遠,隨事必為吾民,此士大夫實事也。」

 

參考書目﹕

李書增等著﹕《中國明哲學》,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2

侯外廬主編﹕《中國思想通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

牛建強薯《明代中後期社會變遷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7

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編輯委員會﹕《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