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十娘怒沉百寶箱》和《賣油郎獨佔花魁》

陳仁啟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及《賣油郎獨佔花魁》皆以娼妓戀愛為題材,但兩者在情節發展及寫作技巧上均有不同。以下試一一說明。

 

就兩篇故事的結局作比較,《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以悲劇告終而《賣油郎獨佔花魁》則以大團圓作結。杜十娘用盡苦心經長年累月的積蓄,一心冀望擇得可付託終身的人,與它共偕一生。她託付李甲,以為已覓得知己。起初杜十娘以贖身一事寄託李甲籌錢既而試探他的信心。無奈杜十娘急於限期將至,惟恐錯失贖身的機會,自資一半。在柳遇春的襄助下,李甲終得另一半資金為杜十娘贖身。贖身之事既成,二人本赴江南寄寓,以待李甲之父最終能接受他們的關係。杜十娘早有安排,她暗積百寶「不下萬金,將潤色郎君之裝,歸見父母,或怜妾有心,收佐中饋,得終委託,生死無憾。」誰知途中遇著孫富,他巧言蠱惑李甲。再加上李甲性格柔弱,信心不定,終為千金之資而出賣杜十娘。杜十娘自知被李甲出賣,萬念俱灰,把百寶箱內各種寶物投江,直斥李甲「相信不深,惑於浮議,中道見棄,負妾一片真心。」並向眾人表示「妾不負郎君,郎君自負妾耳﹗」最後「十娘抱持寶匣,向江心一跳」「葬於江魚之腹。」至於《賣油郎獨佔花魁》中的莘瑤琴在劉四媽的慫恿下開始接客,並為日後從良作打算積蓄金帛。無奈嫖過她的那些富室子弟、豪門公子終非可付託終身的人。她初見秦重來嫖時印象不佳。她「仔細看著秦重,好生疑惑,心裡甚是不悅。」但當晚秦重對她的殷勤,終於使她感動。秦重臨走時她給他二十兩銀子。更是「千個萬個孤老都不想,倒把秦重整整的想了一日。」及至莘瑤琴被吳八公子欺負,得秦重相救,莘瑤琴的心已堅定了,並直接向秦重表示「我要嫁你」。莘瑤琴最後自資為自己贖身,嫁給秦重,並最終與失散多年的父母相逢,秦重最後也找到親生父親,故事終以大團圓作結。

 

兩文中的男主角性格不同,因此也導致了故事發展的不同。《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中的李甲出身官宦之家,性格溫順,但卻缺乏個人主見,對杜十娘的感情也欠堅定。初時杜十娘令其籌錢贖身,柳遇春以為「此乃煙花逐客之計。」及至杜十娘果出一半資金,柳遇春已足定「此婦真有心人也。既系真情,不可相負。」外人尚且能感杜十娘意志之堅,反而李甲與之「終日相守,如夫婦一般,海誓山盟」的,卻在孫富的挑撥下懷疑杜十娘「或者南邊原有舊約,借兄之力,挈帶而來,以為他適之地。」又恐日後有「逾棐p穴之事」。聽得孫富一派讒言,早把與杜十娘的海誓山盟拋諸腦後。更敢對杜十娘言及「僕事內之人,當局者迷。」並把孫富之計和盤托出,以求杜十娘同意。最終導致杜十娘怒沉百寶箱,而自己「終日愧侮,郁成狂疾,終身不痊」的悲慘局面。《賣油郎獨佔花魁》中的秦重則對莘瑤琴畢恭畢敬。他初見莘瑤琴時,已被深深地吸引著,但又未敢有非分之想。當王九媽著他每天挑油來賣時,他心想﹕「莫說賺他利息,圖個飽看那女娘一回,也是前生福分。」後更想﹕「若得這等美人摟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其後他日積月累,過了一年餘後,終得一斤白銀。當他動身去嫖莘瑤琴時,先自打扮的整整齊齊,並「到街坊閑走,演習斯文模樣。」因為莘瑤琴事忙,他更耐心一天一天地等,「空走了一個月有餘。」及至機會到了,當時莘瑤琴已是「醉中之醉」,並曾出言輕蔑,秦重也不介懷。雖然經過長期苦等,他並未把握所有機會盡情取樂。在莘瑤琴酒醉睡去時,他「想醉酒之人,必然怕冷,又不敢驚醒他。忽見闌干上又放著一床大紅紵絲的錦被。輕輕的取下,蓋在美娘身邊,左手抱著茶壺在懷,右手搭在美娘身上,眼也不敢易一閉。」當莘瑤琴嘔吐時,他更把道袍承其穢物,並倒茶給她漱口。翌日醒來,更代莘瑤琴隱惡揚善,不言一語失態之事。秦重這種細心體貼的「幫襯」,深深地打動莘瑤琴的心。在吳八公子欺凌,為秦重相救後,莘瑤琴已下定決心嫁給秦重了。本故事的喜劇結局終離不開秦重對莘瑤琴的一往情心。有言性格決定命運,也正是這兩篇故事的男主角的不同性格決定了不同的故事結局。

 

對於故事中人物的出身,《賣油郎獨佔花魁》一文交代得較多,《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一文交代得較少。前文交代莘瑤琴與秦重均是汴京人,因金人南下逃難至臨安。在逃難期間,莘瑤琴與父母失散,被騙賣到妓院。至於秦重則因其父困乏,把他賣與朱十老做養子。至於後文交代了李甲的出身。他原是李布政長子,至京城納粟入監。至於杜十娘的出身則完全沒有交代。

 

寫作技巧上,兩文的側重點各有不同。《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一文較集中地描寫杜十娘與李甲二人的交往。整個故事皆環繞杜十娘的贖身與最後被李甲出賣。鴇母與柳遇春的出現主要是為杜十娘贖身的情節而服務的,而孫富的出現是為杜十娘最後被李甲出賣的情節而出現的。文中的筆墨也多以集中渲染這兩段情節,從中突出了李甲的優柔寡斷和杜十娘對愛情的堅貞,從這矛盾中掀起戲劇性的高潮。而《賣油郎獨佔花魁》雖然也以集中描寫秦重與莘瑤琴的交往為主,而且更集中的刻劃秦重對莘瑤琴如何關懷備致,如何知情識趣。但也傍及其它的描寫。例如戰亂如何使男女主角與自己的父母分離,秦重在朱家的際遇等。這些情節的描寫很明顯主要不是為秦重與莘瑤琴之間的愛情而安排的,而是為整個故事的劇情發展趨向喜劇發展而鋪排的。男女主角與自己的父母分離的情節使大結局時闔家團圓的安排有了著落,也使二人的結合增加喜上加喜的氣氛。而秦重在朱家的際遇的情節除了能突出秦重的忠厚性格和為認識莘瑤琴的劇情做鋪排外,同樣也為秦重最後能發跡並建立大好家庭的大團圓結局服務。由此可見《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支節教少,表現主題比較集中,《賣油郎獨佔花魁》的支節較多,但是百川歸海,均是為大團圓結局服務。